气球毒害中国 比海洛因还狠

2017年新年,从西雅图直飞北京的航班落了地,留学生林娜瘫坐在轮椅上,被工作人员缓缓推出首都机场。她是一名笑气成瘾者,由于在国外长期过量吸食笑气,林娜手脚失去控制,大小便失禁,至今都不能独立行走。

眼见不远处等待的父母脸上瞬间转喜为悲,林娜陷入了深深自责,“如果当初没碰‘’该有多好。”

林娜就是近期在网络上引发热议的文章《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机场》的主人。

2015年8月1日,国会大厦外,数十名抗议者大规模地吸入氧化亚氮,俗称“笑气”。示威人群吸入气球中的气体,高呼抗议政府提议的精神物质法案。Jack Taylor/法新社/盖蒂图片

打气球上瘾:

像爬行动物一样毫无尊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西雅图的留学生圈开始流行起吸食笑气,它们被封装在大小不一的银色金属罐中,神秘而炫酷。

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无色,略带甜味。人们使用它的历史可追溯到18世纪,曾担任英国皇家化学会主席的汉弗莱·戴维爵士发现了笑气的麻醉作用。20世纪早期,笑气作为一种重要的麻醉剂被用于医疗。并因其止痛和镇定作用,受到牙医、妇产科医生和运动医生的喜爱。它也可作为赛车加速器的助燃剂。

这种听起来离我们相当遥远的化学物质,还有一种更为亲民的姿态:奶油枪里一种辅助奶油发泡的食品添加剂,很容易就能买到。由于直接从罐中吸食可能会造成肺部损伤,大多数吸食者会气球、小灯泡和面具来吸入笑气,因而在留学生圈里,这种行为被叫做“打气球”。

林娜身边的留学生中不乏“打气球”者,他们说,这种行为非常舒服,危害远小于烟酒,这让林娜动了心思。她在公寓附近的烟店买来几盒笑气弹,在公寓里打起了气球。

才第一次吸食,林娜便沉沦在从未有过的新鲜感中。

在外国的一个问答网站上,一些吸食者尝试着回答:“笑气”吸嗨了是种怎样的感觉?

“你同时醒着、睡着,至少感觉上是这样的。如果你闭上眼睛,你可能会看到模煳的影像,但如果你一直睁着眼,你仍然可以看见这些。您可能会感觉到一些麻木或对疼痛的反弹。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安全有趣的时光!整个事情持续不到一分钟,这也很方便。爆炸,然后再回到地球。”

“我曾经有一个可以常常接触到‘笑气’的牙科技师室友。我们会很高兴,放松,愉快,但不会傻笑。我不记得有谁在任何人生产笑声。我记得的是流口水。吸到一定程度后,他们一直流口水,然后深坠其中。”

相信林娜也曾长期沉浸在这种快感中无法自拔,等反应过来,她才发现,几个月间,几十万就这么“打”了个精光。

但笑气的副作用很快就显现出来。林娜的前胸和肚子上开始生出一片和红色的小包,她逐渐失去了对手脚的控制,想伸手去够前面的杯子却拿不起来,出门逛街会突然摔倒在地;她也很难再睡个踏实觉,因为即便睡着也觉得自己不会自主呼吸,心脏还会突然抖动一下;她开始失禁,满床满身都是大小便;最后,幻觉来袭,她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年龄,只是感觉有人在追杀自己。

“我开始过上了爬行生活,像动物一样爬着去卫生间,像动物一样爬着给送外卖的开门,我知道我在别人眼里毫无尊严。”林娜在日记里写道。

笑气的危害

林娜的遭遇还出现在了其他中国留学生的身上,而且早在林娜之前。

我们在一本医学期刊上发现了另一个可怕的病例。

2015年,中日友好医院收治了一名绝望的患者。那是一个在美国留学的年轻女孩,通过这份医学报告的简单描述,不难勾勒出她患病前的简单生活——

“患者女性,20岁。既往身体健康;5年前独自留学美国,睡眠、饮食不规律,否认喜欢流连场所、否认毒物接触史和吸食史,余个人史无特殊;家族史无特殊。”

然而,疾病的发作突如其来,毫无征兆。

“于2周前在美国上学途中无明显诱因突然出现黑蒙、意识丧失伴跌倒,数分钟后自行恢复意识,能部分回忆发作时情景,无抽搐发作。”

但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

“此后,自觉行走时双下肢乏力、双足麻木,逐渐进展至双侧小腿麻木,行走不稳伴跌倒多次;病情进行性加重,一周前出现站立不能,双上肢活动不灵活、不能书写,双手和胸部麻木;4天前出现排尿困难;2天前回国,至我院急诊科就诊,予留置导尿管治疗。急诊留观期问出现双手不自主伸展样动作。”

即便在医学术语略显冰冷的描述下,仍然可以感受到患者当时的恐惧与绝望。

在神经科专科检查中,患病留学生表现出了如下症状:“吟诗样语言,躁动、易激惹,近记忆力下降,计算力下降,快复轮替动作笨拙”。

这些罕见的症状让医生们异常苦恼,采取的治疗方案也未能改善患者的状况。

直到医生反复追问其病史,患者才坦承,近一年间,曾在聚会上“将小罐装笑气充进气球吸食,近1个月因感觉无聊吸食10余次,共同吸食的另外3位同学也出现类似症状,正于当地医院接受治疗。”

作为医用气体的笑气,为何会造成如此可怕的后果?

原来,笑气的危害虽然比不上其他毒品,但长期或大剂量滥用,还是会影响维生素B12的合成,造成贫血,导致末梢神经及嵴髓病变,出现手脚麻木等症状,还可能造成精神异常,如嗜睡、抑郁或精神错乱等。许多长期吸食笑气的老司机还会自行补充维生素B12以避免出现上述症状。

作为一种短效的吸入性全身麻醉剂,吸入笑气约15到30秒即可产生欣快感,并可持续2到3分钟。

上大部分地区,吸食笑气并不违法。它价格低廉,并能为吸食者带来短暂的快感,因此常见于音乐会、夜店和节庆场景。

2015年6月28日,英国最大的露天音乐节英国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Glastonbury Festival)落幕。《每日邮报》6月29日报道,17.7万人在这场持续4天的狂欢留下了约1650吨垃圾。其中包含大量笑气罐子。

根据英国的一家独立机构国际毒品调查(Global Drug Survey)提供的信息,这种新型毒品在英国极为流行,超过一半的英国受访者说他们尝试过,38%的人说他们过去一年中曾吸食过。2016年对全球50多个国家的调查显示,毒品的流行度排名里,笑气的滥用排在第7位。

在美国,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包括笑气在内的吸入剂每年造成100至200人死亡,主要是由于吸食后的昏迷、窒息、癫痫发作和意外伤害。

吸入剂的滥用会导致成瘾,上瘾者会出现高度迷茫或类似醉酒状态,语言模煳、动作失去协调,注意力不集中,易怒或沮丧。

即使对健康的、以前从未吸食过吸入剂的年轻人而言,吸入剂的危险同样存在。一种被称为“吸气性猝死”的综合症,可能会导致一些吸入者在数分钟内就心脏骤停。

东森新闻报道,英国17人因吸食台湾出口的笑气猝死。

在台湾,笑气被列为“吸入性滥用物质”。虽然台湾方面尚未将它列为毒品或管制药品管理,但施用者将违反《社会秩序维护法》,被处以拘留或罚款。台湾的卫生福利部则将笑气列为入“医用气体”药品管理,未经核准擅自制造或输入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笑气在中国:

新兴的毒品替代品

“打气球”并非是仅流行于留学生圈的一种消遣,它早已进入中国,诱惑着众多寻求刺激、追求新鲜的年轻人。

浙江绍兴人老赵在翻看正在上初中的朋友圈时,无意中发现一张含有大量银色子弹状物品,并配以“太爽了”、“沉迷”等文字。后来才知道,这些“银色子弹”正是装有笑气的气瓶。

来到中国,笑气更多被叫做“奶油气弹”,它曾风靡于一些酒吧和夜店。

玄武警方在对1912街区的巡逻走访中发现,街区内许多娱乐场所提供“吹气球”项目,就是用奶油气泡枪将笑气弹抽出后充入气球内,出售给客人吸食,吸食后会产生短暂的兴奋感。

由于食品工业中笑气的使用是合法的,譬如用于制造生奶油和酿酒,很容易网购。在电商尤其发达的今天,网络平台上也有大量卖家以“奶油气弹”之名售卖笑气,发货地集中在广州、上海、成都、北京等地。

在某网络销售平台上,上海一家专卖奶茶咖啡器具的五钻就公开售卖多种品牌和型号的“奶油气弹”笑气。虽然店主在公告中严正声明,笑气会带来精神刺激,不可用于吸食,如果买家违背该准则,后果自负。但“气弹特价”的字样依然出现在店铺首页中,吸引众多以吸食笑气为消遣的人前来购买。

但只要随手翻阅一下用户评价就会发现,不少购买“奶油气弹”的人都在吸食笑气。有的感激“老板送了三个气球,大家都懂”,有的愉悦地表示“非常好,劲也够大”,有的提醒同道中人“气很足,吸的时候要注意点,不然肺疼”,还有的则抱怨说“吸出来有气味,而且漏气,但气弹劲可以”。

上海一家专卖奶茶咖啡器具的五钻店铺,宝贝详情页中明确“建议”含笑气的“奶油气弹”不可用于人体,但在其首页却出现了“气弹特价”字样,在评论中用户行为也和公告相悖,店主甚至赠送了方便吸食笑气的气球。

而在其他售卖笑气的店铺评论中,不乏“非常好用,手感非常好,上头快不上瘾”,“气弹劲可以,方便携带”等用户体验,还有人呼唤“有福建的朋友吗,一起吹气球。”

某网络销售平台评论显示,国内不乏通过网络渠道购买笑气“打气球”的人。

随着笑气在娱乐场所和网络上的快速流行,其背后潜在的成瘾性和危害性得到警方关注。

今年1月23日,一则名为《关注“奶油气弹”悄然兴起带来的治安隐患》的警情提示发布在南京市公安局官方网站上。文件显示,随着吸食K粉、摇头丸等毒品的情况逐渐减少,“奶油气弹”(即笑气)正以毒品替代品的角色在年轻群体中悄然兴起。在一些娱乐场所,由于吸食“笑气”致幻而产生的斗殴、纠纷类警情呈上升趋势,由于吸食过量导致各种疾病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由于缺乏对成瘾性、耐受性、身体危害和非法性的界定,我国法律对笑气并未作出明确定性。这导致目前笑气并不属于《刑法》和《麻醉药品急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的毒品范畴。它仅作为众多具有毒害、腐蚀、爆炸、燃烧、助燃等性质,对人体、设施、环境具有危害的化学品的一种,被列于《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

南京警方在官方网站上发布《有关“奶油气弹”悄然兴起带来的治安隐患》。

法律界定空白也加大了监管难度。

文件显示,笑气获取途径和市场流通有很大随意性,不仅夜店酒吧贩卖,从淘宝、微信等网络平台也能轻易购得,源头获取的环节并无把控措施。而一旦发生因吸食笑气引起纠纷斗殴、吸食笑气不当引发致病致死等事件,仅凭当事人供述,缺乏技术检测,相关的证据支撑显得十分单薄。

同时,由于目前对于一氧化二氮的生产、管理、售卖以及人员吸食处理目前都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支撑,相关部门也无法开展统一规范管理和彻底查处,仅是当作普通案件处置,无法从根本上予以打击。

文件提示,虽然笑气尚未被列为新型毒品,但其致幻、成瘾、损伤神经的特性极易引发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危险驾驶等事件,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值得各地警方密切关注。

来源:新浪网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中国新闻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nnews/20170712/790470.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