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联:海外民运的前途在于必须实行民主选举

最近唐姓资深海外民运人士在You Tube几个视频中指控一些海外民运精英占山为王、党同伐异、利用敛财、霸占民运赞助基金、向中共专制集团献媚等一系列行径,引起公众再次关注海外民运几十年来存在的众多严重问题。在这之前和之后,You Tube上都出现了直接或间接的批唐言论,但是这些言论缺乏重要的事实依据,基本上属于对唐的人格抹黑。这次海外民运内部由爆料而引起的互撕,无疑把海外民运的严重分裂再一次展示在世人面前,进一步打击了海外民运早已岌岌可危的声誉。

唐的指控让公众下意识地会问道:唐和其指控的民运精英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们局外人应该相信哪一边的?这些问题实际上就象问希拉里和特朗普谁是好人一样无解,因为政治人物除极少数大魔头如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之流,不是用非好即坏二分法就可以简单归类的。就唐的指控而言,这些问题其实每一个政治圈子都存在,并不是海外民运或者民运人士特有的,它们是人性的弱点所造成的,它们也是政治必然的副产品;这些问题即使在非常成熟的民主宪政体制国家如也有不同程度的表现,为此,西方先贤们用了近二千年时间才逐步发展出了一整套制度来限制人性的弱点和政治活动的副作用,这一整套制度在国家管理层面就是所谓的民主宪政。以美国为例,小到只有几户人家的业主管理委员会,大到有500万会员的全国步枪协会,以及民主共和二党,无一不是按照这套制度来运作的。

唐和其指控的民运精英都久经考验,稍有理性思维的人都不会轻信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会为了诸如北京的一套房子而出卖自己几十年来坚守的反对中共一党的政治信仰。正如夏业良批驳他被中共收买的谣言时所说的,我们这些人本来在体制内就待遇不低,不怕迫害、不怕开除公职、不怕坐牢反对中共一党独裁,现在身在海外,怎么会因为区区几百万人民币就被中共收买了呢?逻辑上说不通嘛。

但是,这并不等于唐的指控纯属空穴来风,或者我们对由唐的指控所反应出来的诸多严重问题应该熟视无睹,因为海外民运除了上面提到的各种行径,三十多年来越来越没有宣传力、没有组织力、没有行动力,基本上是黑箱操作,至今连一个像样的、整体性的组织都没有,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就拿海外民运应该最擅长的理论研究和宣传来说吧,三十多年来都没有搞出一个象法轮功的“九评共产党”和国内民运的“零八宪章”这么有影响力的文件。组织力也远远不如团结在达赖喇嘛尊者周围的西藏人士和至今被不少民运精英瞧不起的。海外民运最早的发起人之一、与当年汪精卫刺杀摄政王一样悲壮的王炳章义士被判无期徒刑并在监狱内饱受中共虐待,他的女儿几年来为此到处奔波呼吁,而我们看到的是海外民运的无动于衷。国内反对中共的群体事件风起云涌,我们也看不到海外民运对他们有什么实际上的帮助,更谈不上指导作用了。不客气地说,海外民运的行动力现在已经衰落成仅限于在各种视频节目中分析中共内部的八卦,或者在是否肯定郭文贵爆料这个简单问题上作一些谁也说服不了谁的辩论。

海外民运以接受过西方教育并长期亲身体验过西方民主宪政实际运作的知识分子为主体,原本应该当仁不让地成为首先推翻中共一党专制、其次在中共倒台后领导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最主要的政治力量。但是,如果我们承认事实胜于雄辩的话,我们就不得不承认海外民运三十多年来的运作总体上是失败的,辜负了海内外向往民主和支持民主的所有中外人士的热切期望。这绝不是说海外民运三十多年来对中国民主化进程没有任何贡献,而是说海外民运没有达到公众对其应该成为领导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主力军、并且在今后的宪政体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热切期盼。

海外民运的诸多问题不是简单的某些民运精英的个人问题,虽然政治人物的私德并不是无关紧要的;海外民运诸多问题的根源,在于其自身没有按照民主宪政的规则来运作,没有把现代民主理念付诸到实践中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运作体制和国家运作体制都证明,只有民主宪政的各种规则才能把人性的弱点和政治活动的副作用降低到最小的程度,这些规则当中最重要和最基本的一条就是普遍的、直接的民主选举,这就是所谓的主权在民,这是所有现代政党和政治组织存在的基础,否则,一个政党或政治组织就会成为一个没有民意基础的帮会组织。我们不能说海外民运内部从来没有过民主选举,但那是与中共理论上八千万党员选一小撮寡头没有区别的小集团内部的民主,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是一种假民主、真独裁。我们为什么说中共是专制独裁政府呢?不就是因为中共政府不是十四亿中国人民选出来的吗?如果海外民运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那么海外民运就不能叶公好龙,与中共一样搞自说自话的我们代表你们,而是要向西方国家的政党看齐,把民选和由此产生的民意作为存在的基础,在自身的运作上首先采用民主宪政的规则。

海外民运成为现代政治组织的必由之路就是普遍的、直接的民主选举海外民运的领导层。大致做法是在民运大本营的美国做试点,然后推广到其它国家,一切来自中国大陆、提供有效身份证明和电话联系方法的成年人都是合格的选民,符合同样条件的人都可以参选,首先选出一个筹备委员会,由筹委会起草海外民运的有关法律文件,稍后再进行正式选举并批准海外民运的组织文件,若干年一次。此后,普选出来的海外民运组织将成为海外民运唯一的、的组织,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以“中国海外民运”或类似的名称活动和拉赞助。这个过程也将成为考验每一个民运精英是否具有现代民主素养、是否天下为公的试金石。

美国宪政的大环境、选民的教育程度和现代科技为海外民运的重组和新生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先天条件,反之,如果我们在如此优越的条件下都搞不成一个迷你型的民主宪政样板,那么我们怎么向14亿中国人证明民主宪政应该是他们光明的未来

今年是六四28周年,也是美国“大陆会议”241周年,我们不相信美国人民241年前就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至今还会做不成!海外民运精英们,行动起来,尽快召开我们的大陆会议,迈出走向民主宪政的第一步,象美国的开国先贤们一样勇敢地承担起历史赋予你们的神圣使命!

卫联于美国圣保罗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中国禁闻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bnews/20170715/792130.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