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郭文贵「爆料」逻辑:声称来自高层实为向网友买料 篡改而成

频频在海外「爆料」,声称消息来自「高层内斗」、「老领导」,郭文贵的这一伎俩,正逐一被揭穿。

今年6月16日,「红通逃犯」郭文贵在境外媒体上展示中国东方管理公司、北京慧时恩投资有限公司等公司股份持有情况图,某领导的亲属控制着20万亿元的资产,他还声称这些信息是高层领导提供给他的。

近日,公安机关侦破两起案件,披露称郭文贵展示的所谓公司股权结构图,不过是广东无业人员陈向军等人为骗取郭文贵钱财,通过「天眼查」(该系统是服务于个人的企业工商数据查询系统)查询到的公开信息,经篡改而成。所谓的高层不过是图其钱财,向其供「料」的无业网民。目前,这两起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天眼查」所属的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和少林寺,这两家毫无关联的单位通过几个环节也能联系在一起。

篡改公司结构图声称「爆料」来自高层

据公安机关调查,陈向军今年43岁,广东雷州人,初中毕业后,他靠打零工维持生活,基本处于无业状态,家庭经济状况比较窘迫。他曾因涉枪和传播谣言,两次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为了还贷款,今年3月,陈向军根据郭文贵公开的微信号码加了其微信,时常向其表示可以弄到其想要的信息,希望从郭那里搞到一些钱财。

最初,因陈向军提供不了郭文贵真正需要的任何信息,所以郭几乎不搭理他。今年5月,陈向军看到郭在推特上发布几家公司的结构图,结构图背景带有「天眼查」系统标识,为讨好郭,他也登陆「天眼查」网站,依据郭在推特上所发公司名称再次进行查询,他把不同企业的关系图,用PS软件进行修改、排版,去掉「天眼查」的标识之后,将这些结构图发至郭的电子邮箱,向郭谎称其系通过特殊关系获取的重要信息。

这一次郭文贵很快回复了他。「他认为我发的图片清晰、内容更醒目,于是要求我继续深入查询。」陈向军说。据他和郭文贵在国外即时通讯工具WhatsApp上的记录显示,郭多次指示他,重点调查某几位领导亲属的房产、存款、投资等相关信息,以便在海外爆料。他以购买办公设备为由向郭索要资金。相关银行账单流水显示,郭派人给他建设银行卡上汇了5万元人民币。

陈向军交代,接到汇款后,他根据郭文贵的指示,通过「天眼查」系统对所谓的某领导亲属以及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中建投资产管理集团和中建投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信息进行查询,用同样的手段,再次篡改了10张结构图,通过邮箱发给了郭。

今年6月16日,郭文贵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展示了包括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等公司的股权在内的6张结构图,声称系高层向其提供的内部信息,并称通过结构图可以看出某领导的亲属掌控着20万亿元的资产。

经公安机关对比发现,郭文贵展示的6张结构图全部来自陈向军,再与「天眼查」系统查询到的结构图进一步对比发现,郭展示的结构图系篡改而成。

「天眼查」网站技术总监梁双在接受采访时说,经对比可发现,郭文贵展示的结构图是后期加工PS的结果,里面出现大量系统中不存在的公司,有些公司之间的股权关系路径是添加上去的。此外,在后期处理中还出现明显的纰漏,如海南一公司出现两次,而根据他们的技术理论,一个公司在一个结构图中是根本不会出现两次的。

梁双还表示,「天眼查」是一个公开的查询系统,收录国内4000多万家企业信息,任意两家陌生的公司,即使没有实际业务往来,通过几家企业,均能建立一种结构图,在没有市场知识教育和相关理论知识储备下,民众会错误认知这两家公司有关系。

梁双还向记者演示了「天眼查」的「查关系」功能,在其中搜索「天眼查」所属的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和少林寺,从系统生成的图谱中可看到,两家毫无关联的企业也通过几个环节联系在一起。

看到郭文贵在海外「爆料」信息,陈向军非常吃惊。「20万亿元,我真的不敢想像他能这样妄下结论,熟悉企业的人都知道,这些信息都是公开的信息,也不是公司商业机密,怎能单靠几张股权结构图,就证明一家公司是否和另一家公司有关联,就证明公司有无违法?我是初中毕业,他也是初中毕业,但这些东西到他嘴上一说,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是真的了。」陈向军说,郭可以将虚无的东西无限放大,而很多网友因为不懂,会选择相信这些所谓的内幕

陈向军也表示,从此事可看出,郭文贵自称所有爆料来自高层、来自「老领导」,从未从网友处获得过爆料均系弥天大谎。「他拉拢我为他服务时,跟我称兄道弟,说全世界几十亿人,就认我这一个老弟,如果他真认我为老弟,那我几次提出家庭困难,他都置之不理,他就是一个世界级大骗子。」

冒充中心人员骗取郭文贵信任,向其供「料」

据公安机关介绍,郭文贵频频许诺,声称给提供「爆料」信息的网友以高额回报,这令利欲熏心的人闻腥而至,以谎称自己有高层关系或提供「猛料」为诱饵,骗取郭的信任,希望从他那里捞取巨额利益。这在宗作领案中也可略见一斑。

宗作领,河北邢台人,今年32岁。他自称硕士毕业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学院,2011年回国,曾先后在四家公司任职,2016年辞职后,无正式工作,流连于各种社交圈,希望能结识权贵,改变拮据的生活状态。据公安机关调查,宗被审查时,身上所有的银行卡只剩下5元钱,而且信用卡上欠款9万余元,另有房贷要还。

宗作领与郭文贵搭上关系是在今年3月。据宗交代,当时他通过郭在网上公开的号码加了郭的WhatsApp账号,有了直接联系。起初,他和郭聊天后,郭发现他没有用处,将其屏蔽了。

为取得郭文贵的信任,捞取「油水」,宗作领声称自己是中国败司法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并称结交过高层的警卫秘书,认识高层的军事秘书等一些高层关系。他还向郭发了两张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的文件图片,郭随即改变了对他的态度,热情大增。

实际上,据公安机关向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调查,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并无宗作领此人。宗也交代,他所说的认识警卫秘书、军事秘书也是其编造的谎言。

宗作领和郭文贵的WhatsApp显示,郭称宗为兄弟,还称自己在从事反腐工作,是「大领导」安排他做的,并称待他「班师」回国时,一定会照顾宗。「在聊天时,他还假惺惺地提醒我,搜集这些信息时要注意人身安全。」宗说。

2017年4月,郭文贵开始向宗作领指派「任务」,让其打探北大方正集团原董事李友的病历和河北省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的卷宗。

据宗作领和郭文贵的WhatsApp聊天记录显示,郭还承诺,如果能拿到张越的卷宗,就给他200万元。宗作领在接受采访时说,由于他在没有人脉关系,便放弃打听李友的病历。为获取张越卷宗,他联系了自称系国家卫计委的人员,但没有结果。

次任务虽然以失败告终,但郭文贵并没有放弃宗作领这条重要的「关系」。据宗交代,今年7月1日,郭要求他打听上海部分公司的股权架构关系、华润集团高干子弟就职情况以及某领导的关系人情况。

「我没有渠道,就从『天眼查』系统上查询了几张公司关系图,抱着应付的心态发给了郭。」宗作领说,尽管郭批评他「总交不上东西,做事不认真,发的图完全看不清楚」,但郭还是用他发的材料,拼凑后,发到网上,神秘地称将有大的「猛料」要报。

7月6日,宗作领被抓获。

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中国新闻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nnews/20170715/792005.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