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红楼今犹在,世上再无蔡元培

蔡元培
蔡元培

记者/主持人:转载

前不久,作家刘震云在北大演讲,他说:“一代代北大人认同,这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是五四运动的策源地,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开创地。”一番话下来,不禁令人作怀古想。当年北大出了许多大师、先驱,从精神上、文化上乃至格局上,深深影响和引领着一国之发展。而北大之所以能成为北大,都是因为一个人,那就是蔡元培。

1

1912年,受孙中山之邀,蔡元培出任民育总长,在借来的办公室里,与次长范源濂之间,两人曾有过这样一番有趣的争论:范源濂说:“办学要从办起,如果小学都办不好,何以办好中学,中学都办不利索,怎么办得好大学?”秘书听了,连连点头,蔡元培却摆摆手:“没有好的大学,中学的师资从哪儿来?没有好的中学,小学的师资又从哪儿来?一个的高等教育如果松松垮垮,那么这个国家是没有未来的。”

3

蔡元培出生于1868年,维新失败后,历造兵、练军、变法,他最终看到了教育才是唯一的救国出路:“欲变新的国家,必须有新的国民。”彼时,蔡元培正欲在教育上大施拳脚,却遭遇袁世凯篡夺辛亥革命果实。蔡元培不愿与独裁者合作,愤而辞职。袁世凯说:“我代四万万人坚留总长。”但蔡元培去意已决,毫不客气:“元培亦以四万万人之代表而辞职。”一句话就让袁世凯下不来台。不慕权位,志在变革,可见一斑。

此后,蔡元培赴欧考察学习,直到1916年,袁世凯郁愤而终,黎元洪当上总统,马上发出一封邀请,恳求他回国出任北大校长。回到上海,朋友们都劝他说:“北大太腐败,烂到流脓,进去了,若不能整顿,反而有碍于的名声。”蔡元培说:“既然知道它是腐败之地,那就更应该进去整顿,君子爱人以德,就算失败,也算尽了心。”

4

1916年深冬,寒风萧瑟,去往北平的道路显得十分迷茫。此去一行,结局是喜是忧,他也不知道。1917年1月4日,中国教育史上最重要的一天,北大校工们排队在门口恭敬等候新校长。蔡元培从车上下来,众人纷纷行礼,只见他一反历任校长的目中无人,脱下礼帽,郑重地向校工们回鞠一躬。校工和学生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以前的校长,个个都是老爷气派,还没有哪一个这样平易近人。

在此之前,京城的报界纷纷写道:“大风雪中,来此学界泰斗,加晦雾之时睹一颗明星也。”事后证明,众人的期盼没有落空,蔡元培鞠完这一躬,便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北大腐朽的风气,奠定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基础,帮这个饱经患难、苦苦寻求出路的民族,树起了一座又一座明亮的灯塔。

大学不是衙门,更不是文凭贩售机

北大前身,乃是京师大学堂,说是大学,实际是“官僚养成所”。清末招收的学生都是些小京官,监督和教员更是“中堂”“大人”,彼时的大学堂,无非是科考的替代物,到了民国,许多老师还是官员兼职。到这里读书的,尽是急功近利之徒。心思活络些的,组织同乡会接近当局,看谁官儿大,就跟在谁屁股后面转,唯有如此,毕业后才好爬梯登官。家里有钱的,就用嫖娼、赌钱巴结实权,在学校里大肆网络政府人脉,成为日后在社会上横行的资本。学校乌烟瘴气,歪风极盛,唯独研究学问的风气荡然无存。

5
京师大学堂

面对这样一所“学校”,若不釜底抽薪,根本无从医治。一上任,蔡元培便就职演说,将一所大学存在的意义说得一清二楚:“大学不是贩卖毕业的机关,也不是灌输固定知识的机关,而是研究学理的机关。”至于学生,一言指出读书的目的:“大学生当以研究学术为天职,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至于学者,一言指出研学的基础:“学者当有研究学问之兴趣,尤当养成学问家之人格。”至于学校,一言指出育人的责任:“学生在校如果不能正根基,勤学问,即便将来出而仕事,则必贻误学生,置身政界,则必贻误国家。”

蔡元培以铿锵之词表示:诸君如果想要做官,要想发财,北京还有其他的学校可以去,有钻营做官的,有学做生意的,但北大不是!北大发展方向只有一个:即是滋养中国学术繁荣生长的殿堂!此番激荡人心的演讲,可谓直击积弊,当时在场的学子,无不为之震动。这些如锥子般锐利的办学主张,足以穿破时间厚厚的云雾,令后世以大学为学店、以学历为利禄身阶者汗颜。大学不是衙门,不是文凭贩售机,更不该沦为牟利的工具。

无才无德的人,不配在大学里教书

蔡元培一到北京,就曾与老友汤尔和探讨校务问题。蔡说:“首先要找一批不同以往的老师。”汤问:“《新青年》主笔陈独秀,你看如何?”彼时,陈独秀恰好在京办事,蔡元培找到陈:“我想聘你做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摆摆手:“你走吧,我要办新青年。”蔡元培第二天又来:“你可以在北大办刊。”陈独秀又说:“我习惯在上海做事了。”蔡元培第三天还去:“如今的北大,正需要‘德先生’和‘赛先生’坐镇。”陈独秀想了想:“那我先试三个月吧。我一没有学衔,二没有教书的经历,不知道能否胜任。”蔡元培知道这是不小的障碍,为了说服教育部,他居然为陈独秀编造“东京大学”假学历,并称其为安徽高等学校的校长。此后,《新青年》迁至北京,在陈的号召下,钱玄同、刘半农、陶孟和等新思想知识分子相聚同一屋檐下,北大由此成为新文化运动的核心。

6

这一年,胡适26岁,对他而言,北大突来的一纸聘书,要比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帽更有分量。在美留学时,胡适曾给《新青年》投稿,陈独秀将《文学改良刍议》拿给蔡元培,说:“这将引起中国知识界最大的震荡。”蔡元培一听,立即给纽约的胡适发了聘书。入北大教了一个月薪水就涨到280元,即成为北大教授中薪水最高者之一,甚至超过了一些更有资历的老教授。晚年,胡适提起蔡元培感叹道:“如果没有蔡先生的着意提携,我一生可能不过是个三流报刊的编辑。”

这一年,梁漱溟24岁,他投考北大没有被录取,转身在《东方杂志》发表了一篇讲佛教哲学的文章《究元决疑论》。蔡元培看了,立马联系梁漱溟:“看了你文章,来北大教哲学怎么样?”一句话吓得梁漱溟脑袋都小了:“我不过初涉佛典,对其他印度哲学一无所知。”蔡元培反问:“你教不了,那你知谁能教?”梁漱溟摇头,蔡元培又说:“那还是你来吧!你不是爱好哲学吗?你就当是来合作研究,来学习好了。”成为北大学生而不得,转眼却成为北大老师,这样的用人魄力,除蔡元培再无第二人。

7

来了这么多新派人物,北大里的“守旧派”坐不住了,“桐城派”代表林琴南抨击蔡元培颠覆孔教伦理,蔡元培听了并不往心里去,转而与章太炎联名在报纸上刊登启事,寻找守旧派里最硬的石头,刘师培。此人是何人物?早年曾叛变辛亥革命,后来又为袁世凯吹鼓帝制,为时人所不齿,但蔡元培仍旧聘请刘师培到北大教书。这样的用人气量,除蔡元培再无第二人。

8

四处纳贤的同时,蔡元培还痛裁庸才。当时北大各科还有洋教员,都是从驻外使馆或驻华使馆里请托而来,学问不大,还感染了中国教员的懒散习气。

蔡元培依照合同辞退不合格的教员后,不少人提出控告。英国教员克德来甚至请来英国公使朱尔典跟蔡元培谈判,蔡元培不为所动。朱尔典气冲冲地叫嚣道:“我看你蔡元培是不要再做校长了!”蔡元培一笑置之,根本不予理会。在他看来,人才为大学之根本,无才无德之人,根本不配在大学教书。

一番广罗人才、吐故纳新的举措后,北大一时间名家云集,师资力量大幅度提升。据1918年年初统计,教员217人中90位教授,平均年龄才30岁。这样富有活力的教师队伍,一扫当初北大陈腐之气。在这支队伍里,有陈独秀、胡适这样的新文化旗手,亦有马寅初、徐悲鸿这样的文化界的名流,学生里面,傅斯年、罗家伦、冯友兰等为校园带来清新之风,后皆成为一代宗师。无怪乎有人感叹:“北大虽诞生于维新,但真正的北大,是在蔡元培先生到来之后才有的。”

9

真正的大学,要容得下各式思想和争论

对于北大,蔡元培有个期许,总结成八个字,即“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为达成这八个字,他又提出另外八个字,那便是著名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他提倡学术自主、教学自由,百家争鸣,在北大,有李大钊这样激进派的人士,有章士钊、胡适这样西装革履的留洋派,还有辜鸿铭这样穿马褂、拖长辫的复辟人物。有人批评他任意用人,尤其是刘师培、辜鸿铭,蔡元培回答说:“刘师培来北大不是教复辟,而是来教国学,辜鸿铭是来教英国诗歌的,而不是让学生去拥护君主立宪。”

蔡元培认为:“学术乃天下公器,百虑一致,殊途同归,不持门户之见,唯致力将北大改造成中国的学术渊薮。”所以,当时新派与守旧派并存,提倡白话的可以跟讲文言文的打擂台,反对孔子的和维护孔子的,可以教同一批学生。在北大,于政治上,王宠惠信奉新民主义,李石曾信奉无政府主义,辜鸿铭憧憬君主立宪,于文学派别上,胡适、钱玄同提倡新学,黄侃等人坚持旧文学,均可同时存在。

10

辜鸿铭瞧不起胡适,认为胡适治哲学史,既不懂德文,又不懂拉丁文,简直误人子弟。钱玄同和黄侃在相邻的两间教室讲课,黄侃边讲边骂师弟钱玄同有辱师门,字字句句一清二楚,传到隔壁,学生都在偷笑,钱玄同却若无其事。那样多的党派,那样激烈的思想碰撞,如果任由你来我往,唇锋相讥,弄不好就会把大学变成“粪沼”“酒窖”。可蔡元培擅长中西文化择善而从,使各类人才和平共存,不伤要害。

为深入“兼容并包,思想自由”,蔡元培还提倡学校成立各种社团,少年中国学会、新潮社、书法研究会、马克思主义研究会、静坐会…“在各派思想学说的激荡之下,北大学生们的头脑和眼界都被打开了。”

当时,《新青年》在北大风头真劲,宣扬新学说,主张个性解放,抨击传统,黄侃等国学大师看了非常不高兴,创办《国故月刊》,马上吸引了一批学生。而梁漱溟对两本刊物都不满意,自己在北大召集志同道合者研究东方学组成了“孔子哲学研究会”,与新派对立。老师带了头,学生也纷纷效仿,傅斯年、罗家伦创办《新潮》杂志,编辑部就设在李大钊北大图书馆办公室,问蔡元培要了3000元做印刷经费,以诗歌、小说提倡白话和思想解放,立马就成了学生手中的明星刊物。

11

“中西、新旧”之激辩,一直是北大争论的话题。蔡元培特意撰文声明自己的立场:“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非徒输入欧化,而必于欧化之中为更进之发明;非徒保存国粹,而必以科学方法揭国粹之真相。”正因为秉持着这样的态度,春秋时期百家争鸣的思想盛景才能在千百年后的北大重新上演。而在如此丰沛的学术、思想沃土上,学生们才得以自由地呼吸,打开视野,沉浸在美的文学中,磨砺自己的心智。一座现代、文明的大学,理当如此,它容得下各式各样的思想,也要容得下各式各样的争论。

大学是要培养健全的人格,而不是制造工具

蔡元培对北大的另一大贡献,就是接受胡适的建议,仿效美国,推行了“教授治校”的制度。组织评议会、教授会,采用合议制,给教授权限,给他们分任行政事务,教务也由教授代表一同拟定。蔡元培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学校体制不受一人权利牵涉,“即使校长走了,学校也不会乱。”

12

早年北平的“八大胡同”,那是文人聚酒、狎妓的场所。胡同里的来客,多半“两院一堂”,即上议院下议院和京师大学堂。“教育目的是培育人健全、完善的人格,并非将人制作成一种器具,要教育人格,每个人都要先改良自己,从自身做起。”为此,蔡元培发起进德会,发表《进德会旨趣书》规定:甲种会员,不嫖、不赌、不纳妾,乙种会员,另加不做官、不当议员二戒;丙种会员,再加不饮酒、不食肉、不吸烟三戒。此举一出,北大师生纷纷响应,以各自志趣入会,以遵从旨趣为荣。教师从此专注于学术,学生专注于知识。这样的北大,几乎连空气和树木之间,都弥漫着一股修养心灵的芬芳。

学术之风不但盛行北大,后来弥漫至全国各个大学。梁漱溟评价说:“蔡先生一生的成就不在学术,不在事功,而只在开出一种风气,酿成一大潮流,影响到全国,收果于后世。”可以说,蔡元培以一人之德行表率,剔除了一所大学的官僚气息,改变了一个时代的治学风气。这样大的影响,旷古未有,至今亦不复再有。一如北大哲学教授韩水法撰文写道:“无论想做而做不成蔡元培的,想寻而觅不得蔡元培的,都面对着一个不乏讽刺意味的事实:时至今天,就中国大学的改革和发展来说,蔡元培依然是一座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峰。世上已无蔡元培!”

真正的大师,应当是君子,垂范于后世

冯友兰曾撰文怀念写道:“有一天,我从这位新校长身边走过,觉得他蔼然仁者、慈祥诚恳的气象,使我心里一阵舒服。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说的春风化雨吧。”冯友兰笔下的蔡元培温润如玉,有书生之气,君子之风,教化于无言。先生不仅缔造了中国现代大学的精神,论及私德,亦是世人的楷模。

17

从德国回来之后,蔡元培便给自己定下三个规矩,一不做官,二不纳妾,三不打麻将。他一生先后有过三位妻子,都严格地遵守一夫一妻,从不纳妾。

第一位妻子王昭病故之后,他在书房亲手挂上书写的5条择偶标准:第一、须不缠足的;第二、须识字的;第三、能接受男不娶妾的自我约束;第四、死后可以改嫁;第五,夫妇如不相合可以离婚。不缠足、可再嫁、可离婚,这三条在当时都是惊世骇俗。

1921年,胡适发表《红楼梦考证》,矛头直指蔡元培。他毫不客气地指出,蔡的索隐牵强附会,是“大笨伯猜笨谜”的方法。推翻索隐派,成了胡适研究红学的目的之一。胡适为了推翻蔡元培的观点,到处寻找录有曹雪芹身世的《四松堂集》。就在他求而不得、心灰意冷的时候,蔡元培却托朋友为他借到了此书。胡适根据书中的史料记载,充分证明了《红楼梦》是“曹之自述”的说法。蔡元培送书上门,无异于给敌人送弹药,此等雅量,非君子之风而不能及。

蔡元培一生做官机会太多,想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招手即来,然而他生性极为豪放,对钱毫无概念,为将名流、学生汇聚一处,时常请客。私交上,一生受惠于蔡元培的数不胜数,陈独秀、鲁迅、胡适、梁漱溟、、刘开渠、王云五等等…甚至到了晚年,蔡元培旅居香港,自家生活极端拮据,却不忘周济他人。当时有一位广东籍诗人名叫廖平子,恬淡高洁,不屑钻营,家无隔夜之粮,时常将他写的诗作呈给蔡元培。蔡元培知其生活清贫,赠法币十元,每月皆然,历数年而不断。做人做到这个地步,可谓世间少有。

然而,1940年3月3日,蔡元培起床后刚走到浴室,便口吐鲜血倒地,两天后不治而去。死时,没有一间屋,一寸土,医药费一千余元,夫人无法支付,只能典当衣物处理丧事,棺椁的费用,还是王云五先生代筹的…谁能想中国现代教育奠基之人,一手塑造了新北大灵魂的宗师,死时竟然清贫如此,令人唏嘘。直到临终前,他看到的,仍旧是民族被杀戮,国土遭沦丧,无财物傍身,只留下两句遗言:“科学救国,美育救国。”

得知蔡元培病逝消息后,蒋介石在重庆主持公祭;蒋梦麟的挽联是“大德垂后世,中国一完人”,吴稚晖的挽联是“平生无缺德,举世失完人”。如此之高的评价,尽全国唯有此一人。提及先生的离去,傅斯年甚至喟叹:“蔡元培先生实在代表两种伟大文化:一曰,中国传统圣贤之修养;一曰,西欧自由博爱之理想。此两种文化,具其一难,兼备尤不可觏。先生殁后,此两种文化,在中国之气象已亡矣!”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中国新闻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nnews/20170716/792510.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