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海(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2017年7月17日这几天我又遭软禁了

1、

上周的周五(7月14日)上午,如同往常每个周五一样,一些主内肢体来我家,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主内姊妹倪玉兰大姐,曾被一直监视跟踪她的警察,阻止了很长时间,直到我们聚会快结束时,她才来到我家,与我们一起学《圣经》。

还好,赶上了中午饭,吃面条。倪玉兰大姐一家,这几个月,实在太艰难了,先后是,被赶出刚刚租的房子,流落街头很多天,住到旅店里,是住不好、吃不好,是能吃上家常的面条都感到很幸福。

我家住五楼,每次聚会时,坐牢期间遭瘫痪的倪玉兰大姐都要由他人背上楼,背下楼。倪玉兰大姐能来与大家一起学习《圣经》真的很不容易。其实,很多主内弟兄姊妹来聚次会也都不容易,尤其是外地在京访民,他们多居住在北京丰台的永定河西,甚至房山等地方(那里租房便宜),路上需要2、3个小时。

在每次聚会学《圣经》时,我们都要为我们教会目前正在被关在牢里的、或失去自由的、或正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如:

我们为胡石根长老祈祷,他目前正关在天津的一家监狱里,求主保守他。

我们为宁惠荣老弟兄祈祷,他自去年9月2日后,一直被关在新疆哈密当地的医院里,求主保守他。

我们为岳爱玲老姊妹祈祷,在3月份她被刑事拘留,被关在山东当地的看守所里,求主保守她。

我们为王金玲姊妹祈祷,近来(7月1日后)她失踪了,据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里,求主保守她。

我们为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一家祈祷,因为租房的问题,这一段时间他们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求主保守他们一家。

周五(14日)这天我们聚会,周六(15日)一天我也就没有出门,周日(16日)下午,家里没有菜了,我外出买菜。发现,院门口的监视房里,德外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带着一名北京的联防(协警)和一名外地穿黑衣服的特勤(协警),又开始在此上岗了。他们说,他们昨天(15日)晚上就开始了(具体哪天开始的,我也不能确定,只能是听他们一说)。我外出买菜、买东西时,他们是一步不离的陪伴着我。

这样的,一直被监视,时常遭软禁,已经十多年了。

2、

我1989年2月份信主,接受,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维护我们的基督信仰权益。为此我经历了一些逼迫,如:

1994年,我们书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来介绍我们的家庭教会(那时家庭教会还不多),希望引导其他年轻的也在自己的家中带领家庭教会。因这事,我们被劳动教养(高峰2年半,徐永海2年,刘凤刚2年)。我们文中有“面对恶劣的环境,我们仍坚持信仰”这样的字句,就说我们是污蔑了政府。

2000年,发生了鞍山教案,辽宁鞍山一些肢体被,被劳动教养,为此我们写了文章,例如我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给我的大学儿科学老师、职务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何鲁丽副委员长。2003年发生了萧山教案,浙江杭州的凸渡沙教堂遭到强拆,为此我们也写了文章。因这几件事情,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刘凤刚3年,徐永海2年,张胜棋1年)。我们只是将这些弟兄姊妹的遭遇发在网上,发给主内肢体,就说我们是向境外提供情报。

2014年1月份时,由于来我们教会聚会的主内弟兄姊妹越来越多,我们不得不把聚会搬到了张文和弟兄家的平房,那里能容纳更多的人来聚会。24日这天,平房上锁,我们无法聚会学《圣经》了。张文和来电话说,他被软禁在他家的楼房里,因软禁着心脏难受。为此,我们买了药去看望张文和,结果我们被抓到派出所,后我们13人(徐永海、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徐彩虹、于艳华、王素娥、王春艳、居小玲、康素萍、杨敏)被刑事拘留1个月,说我们是集会。

虽然,我经历了这些苦难;但是这些苦难,不但没有使我丧失信仰,反而使我信仰更加坚定。如,使我更加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使我深深的爱(怜爱)那些逼迫我们的人。因为我是更加深深地认识到“那些逼迫我们的人,由于他们的逼迫行为,他们将在中将会遭到更加严厉的惩罚”,而深深的怜悯(怜爱)他们,是真心的希望他们尽快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能与我们一起去天堂,而不要去那可怕的地狱。地狱里那永恒的惩罚,实在太可怕,想想心里都慎的慌。

我们有仇敌,但我们爱仇敌,我们真不希望仇敌将来去地狱、去经历那永恒的惩罚。

当我们是耶稣的仇敌(当我们是罪人,我们将来也会去地狱)时,我们的主耶稣就为了救我们(代替我们的罪,使我们将来可以不下地狱,而上天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降阴间(3天后复活、40天后升天)。我们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就会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就会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如果不相信耶稣就是上帝(道成肉身),不相信真的存在天堂、地狱、审判;单单地以耶稣为榜样,也是很难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的——连仇敌都爱的心的,也很难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也很难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这正是很多所谓“文化基督徒”所面临的。

当然,如果单单地认同“真的存在天堂、地狱、审判”,而高举各种律法、诫命,而忽视、排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也是很难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的——连仇敌都爱的心的,也很难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也很难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这正是很多所谓“缺乏生命的基督徒”所面临的问题。

由于我们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还没有认识耶稣,还没有接受耶稣,还不是基督徒。或者认识耶稣了,接受耶稣了,但是还停留在“文化基督徒”上,还停留在“缺乏生命的基督徒”上。而使得,在我们中国,很多人缺乏耶稣那样大爱的心,很多人是自私自利,做事情甚至不管他人的死活;而出现了,如此的贪污腐败、渎职枉法等等现象;而出现了,如此的毒奶粉、地沟油等等现象。

我们中国太需要耶稣了,太需要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了;只有耶稣才能救我们中国,只有耶稣的大爱(连仇敌都爱)才能救我们中国。

如果缺乏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心中自然容易具有满满的恨。而“恨”不会给人带来健康的心身,只有“爱”才会给人带来健康的心身。即使是为了个人具有健康的心身,使自己的疾病容易得到好转、治愈,也应当来接受耶稣。

为此,虽然我经历了多次坐牢;虽然我一直被监视,时常遭软禁;但是我依旧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带领家庭教会,坚持带领大家一起学习《圣经》。

还望主内弟兄姊妹们,为我祈祷,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祈祷。

3、

这几天,我又开始遭到软禁了,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们,为我祈祷。

那么,这次我遭到软禁,到底是为什么,是因为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昨天,在楼下时,我曾问过来此上岗的警察,他说:“我们也不知道”;问什么时候结束,他说:“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说的应当是实话,在此上岗的警察、协警,确实不知道。

我更不知道,我只能猜。有时极容易猜,如因为召开两会了,如因为到了28年前的那次风波纪念日了。有时就极难猜,如因为某个欧美的官员来华访问。欧美官员来华访问,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们也不可能来见我。而我为此遭软禁了,我就极难猜了,猜也猜不着,只能是事后听说是为这件事。

这几天,我又遭软禁了。为什么,因为什么,我只能猜。

上周一,我见到了北京维权访民叶国柱,他说他弟弟叶国强要被软禁一个月,天天都是警察跟着。据说是因为要召开北戴河。我遭软禁是否与此有关,也要遭软禁一个月,我不知道。

近一段时期,著名的老刘先生(名字不能说,说了发不出去)癌症晚期、去世、海葬。我遭软禁,是否为此,我也不知道,只能猜。

徐永海

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

电子邮件:xuyonghai@aliyun.com。

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来源:维权网,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维权上访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eiquan/20170717/793099.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