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整肃高校教师之风再起 惧怕言论自由

作者: 紐約時報中文

7月底,刚刚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母校北京师范大学,解聘了跟刘同为中文系毕业的古代语言学副教授史杰鹏,他就是在新浪微博有近15万粉丝的大V“梁惠王”。据北师大的文件,解聘理由是史杰鹏“长期在网络上发表错误言论”,“逾越意识形态管理,违反政治纪律,给学校声誉带来很大负面影响”。8月4日,该文件在微博上公开,引起知识分子的愤怒,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在新浪微博上发布指责官方做法的言论,几十分钟后其微博被禁言180天。

这已经不是中国的大学今年第一次因为教师的公开言论而处罚教师。就在8月初,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人民宣布正式解聘在芝罘区委党校挂职的山东工商学院政治系主任、副教授李默海的挂职职务。山东工商学院也很快公布了对李默海“在网络上发布错误言论”的处理决定,责令李默海“停职检查”。李默海被惩罚的原因也是“在网络上发布错误言论”——指李默海在新浪微博上批评公有制、“人民”概念虚假等言论。而在今年1月,山东建筑学院教授邓相超因为“多次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中贴发错误言论”,先是被山东省政府解聘其省政府参事职务,并被免去山东省政协常委职务,其任职的大学再给予行政记过处分,并“停止其在校内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邓相超的“错误言论”,主要是所谓“辱毛”(侮辱毛泽东)的言论。

校方解聘的处理实际上就是开除,这比其他处分更严厉和野蛮,因为被中国官方因“错误言论”开除后,在政治形势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将不会有任何中国官方机构录用,官方控制的媒体也不敢再发表其署名文章,在中国国内出版个人著作也会受限。

近年来,由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政治态度,使得对言论的控制达到1980年代以来最严厉的程度。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选出新的最高领导人以前,尽管官方控制的媒体发表批评政府和中共的言论很谨慎,但在经济、社会等领域还是留有空间,而在网络自媒体如微博上,批评政府更是常见甚至往往是主流,粉丝众多的大V言论经常会给官方造成很大压力。但自2013年以来,官方各种办法扭转形势,包括大V嫖娼被抓(如薛蛮子),封大V的号(如演员孙海英、学者荣剑、媒体人文涛等),党纪处分(如任志强),单位领导谈话要求不得发表对政府不利的言论,改造敢言报刊(如《南方周末》、《炎黄春秋》等),关停门户网站栏目(如腾讯“思享会”,新浪“军情观察室”、“国际派”、搜狐“地球外参”、“聚焦人物”,网易“镜鉴记”、“军史新读”,凤凰网“台风眼”等栏目)等等。为了限制网民“翻墙”到国外网站获取信息,最近还清理、整顿VPN代理服务。

过去四五年中,中共对言论的控制逐步升级,到目前中国国内几乎所有不利于中共的舆论全部消失,中国民众只有在等社交媒体的私人朋友圈中才可以小心翼翼地交流。但最近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规范党员干部网络行为的意见》,党员干部被规定不准在微信等网络媒体上发布不利中共的言论;对民间老百姓,则发现不利中共的言论即删帖、封号,没有任何道理可讲,被抓的案例也已不少。如此严重地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在文明世界不可思议,但它正在成为中国的现实。

最近几年,中国官方针对知识分子的控制也逐步升级。很多在大学、研究机构工作的知识分子,被单位领导告诫不得发布“错误言论”,否则将被开除、收回房子。北京师范大学开除史杰鹏,显示了官方对知识分子言论控制的决心。

这些被官方处罚的教师,他们到底发布了什么“错误言论”呢?近年来,史杰鹏在微博上频频发表针中国的爱国教育、政治、历史宣传等方面的激烈批判言论。今年2月,爱国门户网站“察网”发表了两篇文章对他进行攻击。从中可以看到针对史杰鹏的指控,包括“恶意辱骂、诋毁、抹黑、攻击伟人、革命先烈和功臣等;毫无国家民族观念,大肆进行历史虚无主义和文化虚无主义的鼓噪;蓄意制造或传播抹黑国家和先烈的谣言,如此等等”。但察网对这些耸人听闻的指控的证据,不过是史杰鹏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些关于毛泽东的个人看法。中国的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史杰鹏不过是在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而已。

察网2月的攻击,正逢中共中央派出巡视组巡视北大、清华、北师大等29所中央直管高校之际,而巡视高校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政治巡视,查处高校教师批评政府的言论是其重要的任务。据北师大解聘文件,“2017年2月,学校有关领导与史杰鹏专门谈话,强调师德纪律,史杰鹏当时表态今后不再发表类似言论。”但是“4月以来,史杰鹏违背的承诺,再次频繁通过个人微博、微信公众号继续发布不当言论,与主流价值观不一致,与北京师范大学教师身份不符”。巡视进行了2个月,北师大在4月15日召开了教职工会议,宣布对违反党纪者的处理,而6月份巡视反馈完成。

其实,史杰鹏恐怕早就引起官方与“五毛”的关注,察网也专门提到了一篇两多年前使得中国军方和官方支持者严重不满的文章。这篇文章题名《只是一种职业》,发表在2015年1月22日出版的《南方都市报》上。该文发表后,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所属的《国防参考》杂志发表文章抨击,据本人了解,《南方都市报》那篇文章的责任编辑因此受到处罚。

《军人只是一种职业》是一篇800余字的短文,其观点包括:创造人类文明的,是科学家、知识分子,以及普通劳动者,而不是军人;军人可以说是能捍卫文明,但更多的是摧毁文明;人和人的价值没有什么不同,不能确定一个将军或者一个普通军人比一个歌手更有贡献;军人在和平时期只是一种职业,在时期只是一种义务;把军人看得高人一等,大概是部分受了文化传统的毒害。其结论是“军人也只是普通人,不管多高军衔,并不比其他人更尊贵”。

在一个思维正常的人看来,这些观点都是一些常识,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更谈不上“错误”。但军方不能容忍。在军方及其支持者眼里,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伟大、光荣、正确”(民间戏称“伟光正”)的,军人是威武、雄壮,为国家、为人民不惜牺牲自己的,是应该被崇拜的英雄。史杰鹏文章中的“在专制国家,士兵大多时候是炮灰,更谈不上英雄了”说法,应该刺激了他们的自尊。

在中国,对军人的崇拜,在1949年中共成为执政党后就慢慢升级,到文革由于实行军管达于顶点,1976年文革结束后军人地位下降,到1980年代被看作傻大兵,成为社会嘲讽的对象,但近年来又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架式。

再说,中国官方一直向老百姓灌输一个思想:军人是“最可爱的人”,老百姓的和平生活,是军人做出奉献牺牲才拥有,所以对军人要崇敬,否则就是不知感恩。这种思想灌输,从1950年代颂扬参加朝鲜战争的中国军人的新闻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到1980、1990年代颂扬军人奉献精神的流行歌曲《血染的风采》,在中国社会一直没有停止,其结果是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思维,至今仍然如此。
然而,史杰鹏说军人只是一种职业,还说“在专制国家,士兵大多时候是炮灰,更谈不上英雄了”,因此民众无须对军人无理由地崇拜和敬仰,这就触犯了军方的利益和中共的禁忌。

对中共官方尤其是军方来说,过去享受的荣誉和赞美不能失去。在其他方面对中国官方和中共的负面评价,也会被认为是“错误言论”,近年来越来越不容许,处罚越来越严厉。今年以来对邓相超、史杰鹏、李默海等人的处罚,表明在中共对政治、舆论控制越来越收紧的情况下,对揭示历史真相、说真话冲击中共宣传话语的知识分子的处罚力度正在加强。中国知识圈充满中共将实施类似1950年代整肃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政策的猜疑。

洪振快为历史学者。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中国禁闻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bnews/20170811/805633.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