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冤民王莉萍新作的四言诗

政治独裁,民无人权;专横,狱政黑暗;钱权勾结,无法无天;官僚机器,庞大如山;官员腐败,无人不贪;工农弱势,处在边缘;剥削压迫,深重如前,失业贫困,呼救无援。两极分化,全球领先,百姓怨恨,无处哭喊。官方独享,话语霸权。习大总裁,政治欺骗,构建“和谐”,纯属空谈。反动,苟延残喘,风吹草动,惊骇空前。总有一日,人民造反,万里山河,红旗招展,团结战斗,打败敌顽,专制势力,顷刻完蛋,苦难民众,再见青天。

2017年3月

作者简介:

我叫王莉萍,今年74岁,有着遭受奇冤、五十多年不断上访要求彻底平反的经历。

1958年我15岁,是省机械学校一年级的学生。2月初,一位和我养父有隔阂的人趁我父亲出差之机,拿来一份《中国人民救命军申请书》的稿子,叫我帮她抄一份,我抄完这篇稿子的当天就被西安市新城区刑事,第二天被抄了家。我遭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在公安局关押了半年,后被送往旬邑马栏农场、丹凤竹林关农场劳动教养。1960年8月,商洛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我有期徒刑。经过无数次的申诉,商洛中院1962年5月复查和1979年7月再审,我的冤案得到平反。

令我没想到的是,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1979年仍对我一案的错误处理决定,我不服,又逐级申诉到公安部。经西安市1981年8月21日办公室会议研究,维持新城分局1979年12月28日对我原处理不变的决定。我对此一直坚持上诉、。2010年,西安市和陕西省有关机构对我的上访要求进行了复议,决定维持新城分局1979年12月28日对我原处理不变的决定,对我及的生活困难,予以适当地解决。我不接受这样的复议决定,要求对我的案子重新予以调查处理,彻底平反。

我在四五十年的上诉上访中经历、耳闻目睹了社会无数不公的事实,对社会的认识不断深化。近十年来,我把自己的遭遇和所见所闻归纳整理,画成漫画,编成顺口溜,并打印出来,在西安市、陕西省、北京信访接待机构门前展示,向围观过路者分发,同时高声演讲,接连不断地背诵这些顺口溜,一首接一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有时长达两三个小时。

我的电话号码 13109579935

               

王莉萍

2017年8月10日

来源:维权网,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本文标签:,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维权上访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eiquan/20170812/805685.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