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立军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免于酷刑和恐惧是每个公民的中国梦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钧鉴:

我是姜立军,辽宁省铁岭市调兵山市公民。号211203196****01X。本人自2010年以来,因以信函及在互联网上公开方式向中共中央及中央纪委实名举报原辽宁王珉、原省长陈政高、原省政法委苏宏章、原沈阳市委书记曾维、原省纪委书记王俊莲等人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破坏选举、插手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向中央瞒报抚顺、鞍山洪灾死亡人数、地方GDP及招商引资、财政收入等经济数据严重造假,大搞地方恐怖主义等系列违法犯罪,受到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王珉、辽宁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等人连续多次疯狂打击报复。

       

2012年9月23日,我因在微博发表批评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省长陈政高在辽宁搞招商引资大跃进,导致盘锦市政府在征地过程中与农民发生矛盾,当地派出所副所长向农民连开数枪致人死亡,属政府用警过度,要求省委书记省长承担责任,公开道歉。我的公开批评引起王珉、陈政高震怒,遂指示辽宁省公安厅对我进行打击处理,我被处以行政15天。 

                     

2013年6月2日,我只在沈阳一家饭店与几位朋友聚餐,时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便指示铁西区分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名义将我和朋友刑事拘留24天,沈阳市公安局国保负责人逼我向许文有道歉后,我被取保候审。王珉、陈政高、苏宏章等人在辽沈地区大搞地方恐怖主义,致使当地政治生态遭到严重破坏,环境及其恶劣,国家法治遭到野蛮粗暴践踏。我曾在多份举报控告材料中称王珉集团早已经背离了共产党人为人民服务的理想和目标,他们已经堕落为我们国家和人民的敌人。他们不是什么所谓的人民公仆,而是一群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祸乱邦国的独夫民贼。

       

2014年5月16日晚上,我被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突然绑架,5月18 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寻衅滋事、非法经营等罪名刑事拘留,被羁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在被绑架和刑事拘留期间,被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岳鹏等人以残暴手段进行刑讯逼供长达一个月,身心历尽磨难,精神受到严重戕害。

      

事件起因即绑架我的理由借口是,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农民王中连等人的林地、农田被辽宁省东水西调工程占用,当地政府涉嫌截留挪用贪污巨额征地补偿款,政府和用地单位拒不向农民补偿。我受农民委托向中纪委并王岐山书记举报当地政府官员违纪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的事实,引起时任沈阳市主要领导乃至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等人的极端不满和震怒。当时中央巡视组进驻辽宁,王珉、苏宏章等人怕我带领上访群众反映他们违法犯罪的问题,尤其是他们滥用职权组织人大代表贿选的问题被巡视组掌握,遂动用公权力对我进行疯狂打击报复,并以残酷手段对我严刑逼供,以期达到“严惩”之目的。

      

沈阳市公安局“4.25”专案组(姜立军罪行设计小组)成立后,该专案得到了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省纪委书记王俊莲的相关指示和批示,专案组认为拿到了严惩我的尚方宝剑,在组长——时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的指挥下,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姜副支队长、大队长岳鹏、王克麟、“大程子”、“朱大力”、李伟、“王队”、唐宁、段某等人,在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地下室,尤其是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二楼及三楼特审室对我进行酷刑逼供时,除把我当做人体沙袋进行拳打脚踢外,还用“苏秦背剑”式把我双手背铐一起,吊拎起来;用水刑,即一两个人拽住头发掐住脖子向后仰,一人用水桶往嘴巴和鼻孔里呛冷水,并扒光衣服从头顶灌浇凉水致我心脏病突发休克;用铁钳夹手指,威胁向指甲缝里钉大头针;使用“逼供水”使我产生幻觉,几次企图引诱我在摄像机镜头前认罪;并以欲我儿子不让我儿子找到工作相威胁,逼我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材料上签字。岳鹏等人的残忍暴行给我身心造成极大伤害,因此造成长期头疼头晕、四肢麻木、右眼视力下降,双腕被勒出血,臂腕肌肉神经损伤等,在看守所不得医治,至今留有伤痕。

       

岳鹏等人执法犯法,肆无忌惮逾越法律红线,粗暴践踏法律的行为几近疯狂。在看守所三楼特审室,岳鹏问我:“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干你吗?”我说不知道。岳鹏说“你得罪我们老大了。”我问“你们老大是谁?”岳鹏说“许文有”(许是当时沈阳市公安局局长)。也是在看守所三楼特审室里,那位叫“王队”的警察告诉我:“你把辽宁的天捅破了。许局长和大伟厅长向公安部郭部长汇报了你的情况,郭部长第一时间向孟建柱书记做了汇报,孟书记说立即向习主席汇报。实话告诉你:如果习总不高兴,我们就杀了你!我们能容忍一百个杀人犯,不能容忍你一个姜立军!”岳鹏对我说;“你要好好配合,否则我干死你!打死你算你畏罪自杀,你活着算你命大。”一位叫“朱大力”的警察一边打我一边问:“知不知道为啥打你?”我答不知道。“朱大力”说,你把张东阳(原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被双规的消息发到网上去了,你他妈的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的证婚人。今天你落在我手里,我他妈的打死你!”一位叫王克麟的警察对我说:“即使检察院、法院放了你,我追到你家也要打断你双腿。”还是在看守所特审室里,岳鹏让李伟、王克麟扒光我的衣服,把我拷在老虎凳上,一边用凉水呛我,一边问:“你写文章批评省市领导,已经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知不知道?”我答:“批评政府、监督政府是公民权利,与颠覆政权有什么关系?周永康薄熙来都不能代表国家政权,沈阳市和辽宁省的地方领导能代表国家政权?”岳鹏说:“我说谁代表国家政权谁就代表。”专案组副组长江支队更是杀气腾腾:“我们刑警支队就是沈阳市委乃至辽宁省委的一把尖刀,想扎谁就扎谁,扎谁谁死。”

     

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通过调查了解,沈阳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对嫌疑人刑讯逼供是非常普遍的现象,酷刑方式花样百出,残忍手段无所不用,普通的拳打脚踢除外,水刑、电刑、冻刑、大头针钉指甲缝、苏秦背剑、大挂、吊打、鼻孔里嘴里塞辣根、芥末油、脖子吊水桶、坐老虎凳等都是司空见惯的手段。仅在看守所118监室通过本人亲历、调查,同案或他人转述,了解到被刑讯逼供的就有一长串名单,他们是:张艳军、高明升、佟晓徽、闫云柱、陈厚金、翁鹏、黄鹏、张家银、李成刚、孟庆东、果奇、欧阳洪波、王彦权、邵波、吴永华、段传志、侯东升、张宏忠、赵红炎、马志国、瞿利家、唐容、齐向阳、吴玉忠、赵大志、朱远宏、王俊、段泽民、董刚、高云、杨林、曹云震、高晗、赵晓春、孙勇等。其中高明升头发被岳鹏拽掉,果奇阴部被电警棍电焦,齐向阳被打耳穿孔,吴永华被打掉门牙,段传志肋骨骨折,高晗(沈阳体院大一学生)被双手吊在机械上暴打一个多小时,唐容(女)被打肋骨骨折,大便失禁。

      

鉴于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岳鹏等人执法犯法,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私设刑讯室,对我进行残忍暴虐刑讯逼供的事实,给我们国家声誉造成严重损害,同时也给执政党和政府形象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本人特向习近平主席和及中国政府各级纪检监察、检察机关实名举报控告其刑讯逼供犯罪,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以彰显宪法和法治尊严及国家法治的公正。如经司法机关立案调查证明本人举报控告内容不实,请有关部门以诬陷罪对我进行刑事追究。

       

习近平主席,本人愿意相信: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阁下的领导下,承诺给14亿中国人民的中国梦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实现公平正义的中国梦;是每一个同胞免于酷刑虐待的中国梦;是每一位公民免于恐惧暴行的中国梦。主席先生,我期待:、民主、文明、富强、人权、法治、公平、正义的中国梦早日在中国成为现实,而且必将成为现实!

辽宁省铁岭市公民 姜立军

电话:13941068999(微信同步)

2017年8月24日

       

(附:本人腕伤一张)

来源:维权网,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维权上访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eiquan/20170825/812441.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