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挨整 叶剑英曾率两名上将搭救

作者:佚名

华国锋、与胡耀邦

1965年1月,担任代理陕西省委第一的胡耀邦果断地纠正工作中一些“左”的做法,要把经济建设搞上去。他的纠错力度比较大,结果和传统轨道中的西北局主要领导产生了矛盾,彼此关系逐渐紧张起来,这使胡耀邦很苦恼,甚至影响了身体健康。

1965年春,胡耀邦在中央的老搭档——共青书记处书记王伟,因到陕西和甘肃出差,顺便来西安探望胡耀邦。胡耀邦离京赴陕以后与王伟并无太多联系,此时,王伟隐约听说胡耀邦病了,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生了什么病。王伟到西安以后,去看胡耀邦,只见胡耀邦躺在沙发上,双手抱头,脸色不好。交谈片刻后,王伟的感觉是胡耀邦没有什么特别的病,是心里有些闹别扭。王伟向胡耀邦询问:这里的工作情况怎么样?胡耀邦叹了口气说:“嗨,不好搞。”但是他并没有向王伟详细介绍,而是有意岔开话题对王伟说:“哎,你来了,出去看看吧,看看下边群众的生活,看看生产。”接着,王伟按照行程计划去了甘肃。

陕西、甘肃两省人民的生活相当困苦,王伟一路看下来,对胡耀邦的苦恼心有所感。他想,就是因为陕西、甘肃人民的生活太困苦、太穷了,胡耀邦才产生了首先要把生产搞上去的强烈愿望,这和中央西北局主要领导将注意力集中于“四清”,集中“反对修正主义”产生了分歧。在基层,有人对王伟说,胡耀邦来到陕西是“搞生产的”,他对搞阶级斗争不那么感兴趣。以王伟的政治经验来看,由此出现的分歧可不简单。其实,胡耀邦真的病了。

进入3月,胡耀邦一夜一夜地失眠,头痛欲裂,3月17日,他终于病倒了。医生诊断后发现,胡耀邦的听力和视力下降,肺部出现气肿。医生要求胡耀邦立即住院。3月18日晚上,胡耀邦又一次失眠,看来不住院治疗不行了。他决心在住院之前,向西北局主要领导写一封信,再作一次思想检查。这回,胡耀邦不要秘书帮忙,自己断断续续地写了几天,最后一次一口气写到凌晨2点,终于将这封信写完。送出这封信后,胡耀邦住院治疗。

1965年5月19日,胡耀邦病情缓解出院了。医生告诉他,病状没有完全消除,还要继续休养一段时间。但西北局主要领导不打算让胡耀邦舒缓这口气,根据授意,西北局和陕西省委通知胡耀邦,准备很快召开陕西省委工作,总结工作,而且要胡耀邦在会上作出全面检查。胡耀邦只得召集手下几位“秀才”,为自己起草报告和检查提纲。他对几位执笔人说,该检查的自然要检查,但重点要放在以后的工作上。为了检查,他和几位起草人绞尽脑汁,会议前夕才勉强拿出了稿子,这使胡耀邦的身体又变得很糟糕。

6月上旬,根据西北局主要领导的指示,陕西省委召开了会议,对胡耀邦进行了批判,气氛相当紧张。这时,省委有关负责人火上浇油地提出,胡耀邦从北京带来的秘书李传华出身富有家庭,他本人在1957年说过“右倾”的话,不宜继续担任省委主要领导的秘书,应返回北京另行安排工作。对胡耀邦秘书出身成分的指责是在高级会议上提出的,胡耀邦在当时的气氛下也不能辩解。他表示,可以向团中央再要一个秘书。会议还没有结束,胡耀邦的机要秘书李茂勋打电话给团中央组织部,转达了胡耀邦的意思。团中央组织部立即向中央组织部作了汇报,中组部的回复是,在我们党内,出身不好的人很多,应该重在表现,李传华并没有坚持“右倾”的观念,说他出身不好就要替换的理由不能成立。但是,如果西北局一定要换胡耀邦的秘书,团中央有合适的也可以换。实际上,这个意见是向西北局作了妥协,李传华在几天后就回了北京。此前,同为胡耀邦秘书的戴云患病先一步回北京治疗了,这时,胡耀邦身边就只有李茂勋一个秘书了。团中央一时派不出秘书,胡耀邦的秘书就由陕西省委来选派。于是,原西北局第二书记张德生(1965年3月4日在西安病逝)生前的秘书毛生铣,被派到了胡耀邦身边。

1965年6月初,叶剑英偕同张宗逊、张爱萍两位上将一起搭乘军用飞机前来西安。他们是在兰州参加军事会议后前来西安的,明里是来“检查军事工作”,实际上却是为了解救胡耀邦赶来的。原来,贺龙听说胡耀邦在陕西因为大力纠“左”正在挨整,遂告诉了叶剑英。叶剑英对胡耀邦非常关心,听说了陕西的事情,即有意到西北一行,还约请两位上将同行。

叶剑英、张宗逊、张爱萍来到西安的当晚,西北局和陕西省委设宴款待。宴席一开,张爱萍即高声说道:“我们一进潼关,就看到陕西的麦子长势喜人,看来是一个大丰收。耀邦瘦了,陕西肥了,耀邦对陕西是有功的啊!”张爱萍一席话,先声夺人,西北局和陕西省委的一班人哑口无言,亦无从说胡耀邦的什么坏话。宴会结束时,叶剑英单独留下胡耀邦,问他:“我听贺老总说,这个在整人呢。”胡耀邦说:“您不说我还不敢说呢,我已经作了六次检讨还不能过关。”叶剑英问是什么问题,胡耀邦即向叶剑英介绍了情况。叶剑英说:“老弟啊,你在旧社会少吃了几年饭,你斗不过他们。在西安说不清楚,回北京去谈嘛。”胡耀邦说:“我检查多次了,还没有通过,走不脱呀。”叶剑英当即说:“这里通不过,到北京去通过,你要跟我走,我带你走。”谈完话后,叶剑英离去。走到门口时,他对秘书王守江说:“咱们走时,你注意,耀邦同志要和我们一块儿回北京。”

也许是因为了解自己的叶剑英来陕西增添了胡耀邦的勇气,或者是胡耀邦本人已将许多话郁积在胸不得不发,他在6月11日举行的省委第116次常委会上作了长篇发言,针对批判,列举八个大问题进行了申辩。胡耀邦长篇发言之后,陕西省委通过了一个以安排工作为主、对争论问题暂时不作结论的会议纪要。这可能与叶剑英来到西安为胡耀邦说了话有关系。叶剑英是胡耀邦的老首长,在其力劝之下,胡耀邦被说服了,决定跟随叶剑英回北京。6月18日省委工作会议一结束,胡耀邦即向西北局请假回北京治病。西北局主要领导知道叶剑英要带走胡耀邦,碍于情面,无法阻拦。6月20日,胡耀邦搭乘叶剑英的军用飞机回北京,身边只带了秘书毛生铣。

来源:摘自《党史博览》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中国禁闻网 » 中国新闻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nnews/20170825/812575.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